星辰武皇第一百三十八章死而不僵网络

2020/09/21

星辰武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死而不僵

“咔嚓.”

魔树树根根本躲避不了.在剑意之下.只有同等级的意才能够抵挡.

灵兵之中的成型灵性也是一种意.而魔树实力只是堪比普通的武灵一二重天的武者实力.因为是古树成精.速度天生是弱势.本体虽然坚硬.却还抵挡不住剑意之力.

一根粗壮的“脚”在此被斩断.魔树呀呀怪叫.提起其他的“脚”.拔腿就跑.但是其速度虽然快.但是在李飞扬和薛凡眼中.却就像是爬和跑一般的区别.

“呀呀.”

魔树树干上那张被斩成两半的狰狞脸孔下面一半.大嘴巴.猛然一吐.一道暗红色的粘稠的.散发着恶臭的液体向李飞扬和薛凡喷吐而來.

“早就知道你的手段.”薛凡冷笑.身影一晃.便躲过了恶臭的液体.

李飞扬手指尖跳出金乌.将暗红色.恶臭的液体直接蒸发.

“让它逃进了魔雾.”

就是这么微微一阻挡.魔树便消失在了魔雾之中.

“它逃不走.”李飞扬笑道.周围的一只只金乌四散而去.强行驱散周围的魔雾.

“这片魔雾并不大.只要给我点时间.必定让魔树无处可躲.”李飞扬肉身还沒有打开穴窍.无法勾动天地之力.所以长久下來了他感觉丹田之中一阵空虚.急忙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块六级灵髓握在左手.

“两个臭小子.”

突然.一声精神上的怒吼从魔雾最深处传來.然后就听见魔雾之中传來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.

“是谁.”

薛凡脸色凝重.手持长剑.剑意涌动.只要有人出现.便是雷霆一击.

“两个臭小子.居然敢來坏我的好事.要是你们把那魔树斩断了.拿走.我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.但是你们竟然敢动我的魔雾.真是当我好欺负.吼.”

魔雾深处剧烈涌动.魔雾翻滚.其中如同有一只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巨兽一般.未知.让人心生畏惧.

“你就是那位被拍死的武宗.果然残魂不死.化作僵尸.”李飞扬停下了手中不断跳出的金乌.淡淡的对魔雾深处说道.

“好小子.居然能够知道我的身份.不过.你不要以为你那点金乌神韵配上你的修为.能够对我造成多大的伤害.”这是精神层次的对话.

“如果你不是害怕我的金乌.你怎么不现身.直接将我们两人直接斩杀.还会跟我们废话.”李飞扬说道.话语一针见血.

“好聪明的小子.不过.我对你的金乌是有些害怕.可是你的实力太低了.就算我化作僵尸.也有讲你们当场击杀的实力.”魔雾涌动.不停的翻滚.终于.一具已经微微生长出了少量血肉的干尸从魔雾之中走出.一身骨头每一次走动.都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.仿佛下一刻就会散乱成一堆白骨.

“两个领悟了剑意的小子.很好.不管如何.今天你们两个也别想出去了.知道了我的秘密.只有死路一条.”干尸张了张嘴.却沒有发出任何声音.

“你的秘密.你还有秘密可言.你不要以为你能够瞒天过海.黑木林距离青雪城这么近.你难道以为坐镇青雪城的武宗城主会不知道你的存在.青雪仙门距离这里也不过数千里.而你也是当初那位内门大章节斩杀于此.你的存在.只是一个笑话.”

“强大的人对你不屑一顾.你是被强者圈养起來给我们生死历练的.你的秘密.毫无秘密可言.”

薛凡冷声说道.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.

“不可能.不可能.我修炼尸王九变经.这可是无上功法.沒有人能够知道.沒有人能够知道.两个先辈.居然敢动我道心.真是该死.我要将你们也变成干尸.挂在魔树的枝丫上……哈哈哈.”干尸大大的张着嘴.作仰天大笑状.

“废话真多.”李飞扬冷笑.

“一个干尸而已.能翻起多大的浪花.你也只能杀杀哪些小鱼小虾而已.”薛凡嘴里吐出一道剑光.

“他化小自在剑气.”

这是一门奇异的神通.在肚子中温孕一口剑气.此时剑气还未成型.呈现剑光状态.

“斩星.”

李飞扬催动剑意.他刚才的长剑已经碎裂.此时剑意那无形的形体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一把长剑.当时长剑肉眼并不能看见.

李飞扬的剑意.來自前世.觉醒了前世灵魂.前世会的.他现在也会.前世他领悟的是星辰剑意.苍茫.浩瀚.威力强的离谱.这也是为什么他修为比薛凡低很多.却依旧将魔树斩断了半截的原因.

“魔气纵横.”干尸怪笑着出手.一道道魔雾仿佛成了它的兵器.魔雾化作一条条不断翻滚的恶蛟.向两人杀來.一条条恶蛟由魔雾凝聚而成.虽然狰狞可怕.却无法攻进李飞扬.薛凡周身三丈.

一只只金乌虽然是李飞扬印出.却包含了金乌神韵.能够驱散魔雾.纵然魔雾被干尸凝聚成恶蛟.却本质上被克制.就像是水和火一般.

当然量可省质.

两道剑光斩來.吓的干尸就地一滚.当了一次乞丐.

干尸大怒.四周翻滚涌动的魔雾在它的操控之下.不断凝聚成一条条恶蛟.向李飞扬.薛凡冲杀而來.

“僵尸之身才凝聚不到五十年.要不是因为一些原因.怎么可能被你们两个先辈弄得如此狼狈.”干尸呀呀怪叫.它被两人的剑光逼得四处躲闪.

而魔雾凝聚的恶蛟却也挡不住两人的剑光.一击之下就会被斩成两半.

“可恶的臭小子.”干尸怪叫.躲开很远一段距离.嘴巴一张.一口毒气喷出.向两人席卷而去.

“这是我尸体之中产生的一口毒气.毒气之烈.武王之下必死无疑.”干尸哈哈大笑.

“毒气.”

李飞扬冷笑.指尖跳出一只只金乌.金乌如同小鸟一样.冲进干尸喷出的毒气之中.

顿时发出“哧哧哧”的声音.

如同火遇见了水.

一只只金乌被毒气磨灭.但是毒气也在急剧消耗着.

“好小子.低估了你的手段.”干尸震惊.想不到李飞扬的金乌居然能够将它的毒气给磨灭.要知道它尸体可是武宗之体.其中产生的一口毒气.毒性之烈.武王之下.闻之必死无疑.

“更多手段.你还沒看见.”李飞扬冷笑.

“星月神婵.”

李飞扬左手一掌盖下.掌中跳出一轮圆月.圆月上.一只月蝉呼哧呼哧的在捣药.

“噗噗噗.”

一条条魔雾凝聚的恶蛟被打成原型.

“咔嚓.”

速度太快.干尸來不及躲避.只能抬起还沒有多少血肉的干枯手掌去接.

干尸惨叫.倒飞.它的手掌骨头被打碎.痛得它不断怪叫.

“剑.去.”

薛凡在一旁找准时机.手中长剑上附带了剑意.以一道刁钻.诡异的的道路从干尸一侧斩出.

“咔嚓.”

正中干尸脑门.一道手指长短的豁口在干尸脑门上出现.可以看见里面那干瘪的白色**.

“可恶的两个小辈.”

干尸怒吼.双手挥动.大吼道.:“逆乱八式第一式.”

它的双掌挥舞之间.似乎挑动了虚空.然后就见到干尸的两个手掌似乎跨越的虚空.直接拍中李飞扬和薛凡的胸口.

“噗嗤.”

“噗嗤.”

两人胸口塌陷.纷纷喷出一口带着内脏碎片的鲜血.

“居然是逆乱大帝的逆乱八式第一式.可惜第一式你只会皮毛.不然就算今天來了一位武王.也会被你21南方45.91重伤.甚至会被你活活打死..可惜……”

李飞扬咧嘴.吐出嘴里的血块.

“杀.”

李飞扬和薛凡对视一眼.手持长剑就杀了上去.周围有金乌驱散魔雾.他们倒不用担心还要费力去镇压魔气.

“可惜.我得到的逆乱八式第一式是残缺的.不然……”干尸可惜的说道.

“沒有可惜.”李飞扬冷喝.手中有型的剑意化作一把长剑.向着干尸杀去.

“尸王九变.第一变.”

干尸大吼.浑身上下突然长出了黑色的鳞甲.黑色的鳞甲散发危险的气息.

“给我死.”

干尸身上长出了黑色鳞甲.让它实力大增.它大笑着向李飞扬和薛凡冲來.

“看看是你的鳞甲坚硬.还是我的剑意锋利.”薛凡冷声说道.手中通了一丝灵性的长剑被它不断加持长剑.让长剑发出嗡嗡嗡的兴奋之声.

“僵尸之身.天地青天.九.黄泉亦是不容.最为邪异.可是我的金乌.却是你的最大克星.”李飞扬咧嘴一笑.手中一只金乌跳出.这只金乌身上的火焰羽毛异常清晰.三足粗壮有力.两只眸子似乎拥有灵性.金乌啼鸣.身上火焰跳动不停.咂一看去.就如同一只真正的金乌一般.

“尸王大手.”

干尸也是大吼.长满了鳞甲的大手狠狠向李飞扬.薛凡.一左一右印去.可以看见.鳞甲大手上.五根手指上五跟如同一把把匕首般的手指甲.异常狰狞恐怖.

“轰.”

两人一干尸纷纷轰出强大的一击.魔雾被撕裂.露出魔雾之中.一棵惊恐异常的魔年产值将达2亿元树.魔树吓得抬起“脚”便跑.却被掀起的气浪拍在了地上.

扶正化瘀胶囊比复方鳖甲软肝片好吗
白城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
石嘴山白癜风治疗医院有哪些